堅定信心 穩中求進 實現高質量發展

堅定信心 穩中求進 實現高質量發展

摘要:高質量發展并不會自動到來。我們必須堅定信心,穩中求進,尊重經濟規律,合理調控,充分釋放市場活力,堅持系統集成,在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上多下功夫,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就會實現。我們相信,2020年的經濟工作,必將推進“十三五”規劃的圓滿收官,促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。

2019年是極為特殊的一年,在國內外經濟環境日趨復雜的條件下,中國經濟穩中求進,經濟在合理區間內運行,全年經濟增長率預期在6%以上。相對于前些年,2019年的經濟增長率有所回落。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背景下,能取得這樣的成就很不容易了。這樣的經濟增長水平,保證了就業目標的實現,促進了社會繁榮穩定、安全進步。

8405212

這些成就的取得,與加力提效的積極的財政政策有關,與穩健的貨幣政策有關。這充分證明了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,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。宏觀經濟政策逆周期調節,最大限度保證了經濟的“穩”。大規模減稅降費,規模超過2.3萬億元,市場活力得到較充分的釋放。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了流動性合理充裕,配合了積極財政政策的實施,特別是地方債券的發行因此更為順暢。

41年來的中國經濟奇跡是堅持改革開放的結果。這是在黨的正確堅強領導下取得的巨大成就。但是,在過去的幾年中,世界經濟有了“逆全球化”的雜音,本來互利的國際貿易和投資卻被說成只是少數國家受益,由此引發的國際貿易爭端,不僅影響了世界經濟增長恢復的步伐,而且還給未來全球經濟增添了不確定性因素。撥云見日。中美經貿談判有了新進展,但未來的不確定性仍然存在。在大海中學習游泳,讓我們更深刻地感受到世界經濟的冷暖。對外開放需要更多的理性思考,而不是感性的沖動。我們不能因為談判有了階段性成果,就以為前進的道路上不再會有風雨。保持平常心,做好自己的事,堅持全面深化改革,進一步提高對外開放水平,這才是一個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所應該做的。

中國作為一個超大經濟體,本身就有可持續發展的內在動力。國內超大規模的市場,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最佳動力。我們需要的是將這樣的市場經營好,形成良好的市場秩序。這里,我們更多需要的是改革。我們也不放棄國際市場,統籌國內和國外兩個市場,是市場經濟的應有之義。出口拉動雖然受到一定影響,但我們仍要堅持對外開放,以開放型經濟體制來支持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。降低關稅總水平,推進自貿區和自貿港建設,積極參與國際經貿新規則的制定,讓中國的對外開放上一個新臺階。改革和開放的有機結合,只會讓中國經濟更上一個臺階。

有一種聲音認為,中國經濟增長只能在5%到6%的水平上徘徊,有改革,中國經濟只能增長5%;沒有改革,中國經濟可以增長6%。中國經濟當真只能維持在這樣的水平嗎?有的還信信旦旦認為,中國經濟進入中高速時代,經濟潛在增長率已經很低,低于6%以下。果真如此嗎?如果我們說,在今年經濟環境特別困難的情況下,中國經濟尚且能夠實現6%以上的增長,那么2020年,經過全面深化改革,經濟增長動力將得到進一步釋放,中國經濟沒有理由維持在6%以下,經濟潛在增長率肯定在6%以上。我們必須堅定信心,天不會塌下來的,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垮。中國經濟仍然前景光明,只要我們堅持全面深化改革,只要我們堅定不移地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。

當然,所有這一切都不會自動到來。我們需要未雨綢繆,必須做好準備工作,必須用專業精神來做專業事。我們仍然需要打攻堅戰,特別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,但我們不能因為可能的風險就繳槍投降。尊重專業,用專業精神來做專業事,只有這樣,我們才可能避免防范化解風險中引發踩踏風險。面對風險,我們必須迎難而上,遇招拆招,而不是被困難嚇倒。要科學剖析各類風險的成因,探究風險的形成機制。有些看上去是風險的,不一定真的就是風險。例如,地方隱性債務、地方或有債務,經常隨意地和地方直接債簡單相加,得到較為夸張的地方債數據。關于地方債,重要的是沉著分析,如果地方不能直接償還,那么這就應該啟動新程序,讓地方更有針對性的選擇項可以更好地發揮作用。

2020年,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大力提質增效。這意味著,財政政策不再是那么簡單地逆向調節。宏觀經濟形勢的把握,當決策者有可能因為“人在此山中”,不能充分地認識到風險之所在,不能真正認識到風險的程度,就很容易過度反應或反應不夠,從而貽誤戰機。積極的財政政策大力提質增效,2020年的著力點更多在支出側。財政支出要優化結構,讓支出效率進一步提高;財政政策要與消費政策、投資政策、就業政策等有機結合,讓財政政策可以促進更多的調節目標的實現。在財政可持續性因大規模減稅降費遭遇較多挑戰的情況下,財政赤字率有必要進一步提高,略微突破3%并不會帶來風險,相反可以更好地促進財政的可持續運行。地方債同樣需要進一步擴大,以保證“開前門、堵后門”效果的充分擴散。

中國已經過了一味追求經濟增長速度的時期,但作為發展中國家,中國仍然需要較快的經濟增速。高質量發展不等于經濟不增長。高質量發展可能在特定時期增速略慢,但這是為經濟可持續發展積蓄能量。中國經濟并不排斥較快的增長速度,中高速增長只是相對過去高速增長而言的。只要能做到經濟增長與可持續發展的協調,更高的經濟增長速度仍是更好的選擇。

高質量發展并不會自動到來。我們必須堅定信心,穩中求進,尊重經濟規律,合理調控,充分釋放市場活力,堅持系統集成,在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上多下功夫,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就會實現。我們相信,2020年的經濟工作,必將推進“十三五”規劃的圓滿收官,促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。

(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)

(轉載請注明來源:宣講家網站,違者必究。)

宣講家網評論,受到各界的廣泛關注,歡迎有識之士投稿或提出寶貴意見!

稿件一經采用,必付稿酬。謝謝!

宣講家網評論征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QQ交群:610739169。

責任編輯:劉媛校對:于川最后修改:
0

股票融资好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