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歲今宵盡,新年明日來

故歲今宵盡,新年明日來

除夕,又稱大年夜、除夜、歲除、大晦日,是農歷一年最后一天的晚上。“除夕”中“除”字的本義是“去”,引申為“易”,即交替;“夕”字的本義是“日暮”,引申為“夜晚”。因而“除夕”便含有舊歲到次夕而除,明日即另換新歲的意思,誠如唐詩所云“今歲今宵盡,明年明日催”。

晉人周處的《風土記》中詳細記述了當時除夕的民間習俗,豐富而隆重:除夕之夜,各相與贈送,稱“饋歲”;酒食相邀,稱“別歲”;長幼聚歡,祝頌完備,稱“分歲”;大家終夜不眠,以待天明,稱“守歲”。此習俗,歷經唐宋元明清千年,沿襲至今。不過,隨著社會的進步,文化物質條件的日益充裕和豐富,除夕的有些傳統習俗也在悄悄發生改變。

除夕吃年夜飯的規矩,在很多地方還很流行。這一頓飯主要吃的是個心情,是個寄托,也是為上年畫上個句號。過去年夜飯都在家里吃,現在有不少人選擇在飯店吃。豐盛的年夜飯,訴說著餐桌上的“團圓”,也是一家人最溫馨最幸福的時刻。年夜飯,北方人講究以餃子為主,“好吃不如餃子”;南方人吃湯圓,寓意團團圓圓;江浙一帶人喜歡炒年糕,也是希望年年高的意思。

看春晚,成了如今除夕新年俗的重頭戲。除夕夜,電視節目不僅有央視精心打造的春節聯歡晚會,各省市還有自己的獨具特色的晚會,無不精彩紛呈,聲情并茂。除夕夜,一家人熱熱鬧鬧圍著電視機,一邊嗑著瓜子,吃著水果,一邊看著春晚節目,開懷大笑,其樂融融。人們享受著濃濃的親情,享受著生活的厚贈,享受著來之不易的太平盛世,期望明年會更好。

前些年還時興電話拜年,一到除夕夜,家里的電話鈴聲就響個不停,一根銀線聯通天南海北,大家互致祝賀,共慶新春。如今,微信拜年成了主角新寵。據統計,僅2019年除夕,全國微信拜年就多達120億條信息:既有精心編寫的肺腑之言給德高望重的師長,也有時興的拜年話以不變應萬變,抑或是將喜慶吉祥的拜年圖案趁著過年向親朋好友問候一聲,都表達了闔家幸福,歲月靜好,萬事如意,來年更好的寓意。

“爆竹聲中一歲除,春風送暖入屠蘇。”原本,放炮是舊時除夕夜的標配,常常是過了子夜12點,家家戶戶就開始放炮,看看誰家的炮響,誰放的時間長,誰放的花樣多,噼噼啪啪一直要響到天亮。眼下,為治理空氣污染,不少地方實行限放,但除夕夜還是會網開一面,讓大家聽聽響動,借借祥瑞,用爆竹崩走穢氣,炸跑鬼魅,“爆竹驚鄰鬼,驅儺逐小兒”。燃放爆竹是個喜興之事,不過要合法合規文明燃放,注意安全。

攝圖網_500249588

大千世界,蕓蕓眾生,無論販夫走卒還是文化泰斗,升斗小民還是王公貴族,都要過除夕,都盼合家團圓,慶國泰民安,只不過方式不同,內容有別,各具千秋,由此也可見性情,見意趣,見追求,見境界……

除夕夜,大家都在吃年夜飯、放爆竹,明代詩人書畫家文征明卻在忙于寫詩:“人家除夕正忙時,我自挑燈揀舊詩。莫笑書生太迂腐,一年功事是文詞”,無怪乎文征明被譽為詩、文、書、畫無一不精的“四絕”全才。

同是除夕夜,看看胡適在忙啥。1934年的除夕,他趕了4個飯局,還不包括推掉的幾個,一直熬到下半夜才算完結。他平時也跟這差不多,請他的人絡繹不絕,他的脾氣又好,因而總是忙得不可開交,飯局、應酬、會議、活動等,占用了他太多的時間。或許就是這個原因,他的學問都是搞了一半就放下了,如中國哲學史。李敖曾直言批評“胡適太懶,一天寫不夠500字”。

1933年春節,忙了一年的魯迅,下決心好好過個除夕:“蓋如此度歲,不能得者已二年矣”。為慶賀“舊歷除夕”,由夫人“治少許肴”,特邀老朋友馮雪峰和自己一家人同吃年夜飯。飯后,魯迅興致甚高,“買花爆十余,與海嬰同登屋頂燃放之”。

平心而論,我們固為胡適應酬太多耽誤正事而惋惜,也未必會學文征明那樣勤奮到連除夕都不過,還是魯迅那個辦法好,勞逸結合,張弛有度。除夕好好休息,適當放松,也是為了以后的工作學習積蓄能量,自我調適。同時,我們還要由衷地感謝那些在除夕夜還堅守在工作崗位的人們,正是由于你們的奉獻和犧牲,才換來了無數人們幸福歡樂的除夕,正是由于你們的一家不圓,才換來了萬家團圓。在我們舉杯慶祝的時候,不要忘了向他們致意,為他們祝福。

“故歲今宵盡,新年明日來。”我們正處于一個偉大的時代,拼搏奮斗是時代的主旋律,自強不息是事業成功的不二法門,我們要謹記習近平總書記的2020新年賀詞:只爭朝夕,不負韶華。高高興興地把年過好,意氣風發地投入新的歷程,做出更大的成就,力爭明年會更好,百尺竿頭更進一步。

(轉載請注明來源:宣講家網站,違者必究。)

宣講家網評論,受到各界的廣泛關注,歡迎有識之士投稿或提出寶貴意見!

稿件一經采用,必付稿酬。謝謝!

宣講家網評論征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,QQ交群:610739169。

責任編輯:于川校對:劉媛最后修改:
0

股票融资好吗